• 我不开心,我很不开心。不是因为这些事,是因为其他事。我总是能记住一些话,一些事,我抛不开,我不能忘记,我知道,你也不能忘记,别人也不能忘记,所有人也不能忘记。我是自找的无聊苦水,喝了也不会告诉任何人。可是我想我会很开心。就像我画错的那一笔,破坏了美好的画面。我不知道我到底在想些啥,我不知道我到底放不下啥。对自己的宽容,对别人的苛刻,我不喜欢这样子,不喜欢被称呼敏感,不喜欢洞察力和怀疑和放不开和抛不下,不喜欢被冷落,不喜欢表情,不喜欢占有,不喜欢拥有,不喜欢。

    我讨厌神给我画的路线,让我离开这条线就万劫不复,而走下去又耿耿于怀。我讨厌这个夜晚,我讨厌我要照顾别人而没有人照顾我。我讨厌路灯和下雨,我讨厌收音机和汽车,我讨厌湿滑,我讨厌看不清,我讨厌一个人写字,我讨厌面对键盘而不是我想面对的东西。我讨厌那些歌曲,让我想起那些想要忘记却总要面对,无法改变的事。我讨厌那句歌词,那个歌名,那首讨厌的意境,那个让我难受的恶毒和真话。我讨厌世界除了我还有别人,我讨厌现在却只留下我。

    我会睡不着觉,我不喜欢他们的争吵,我不喜欢他们的变卦,为什么那些承诺都只是些屁话,我讨厌这个没有不变的空气。我想不变,我变得那么多,我还能爱上这些氛围?

    假话,你对他说,他对我说,我对你说。我只觉得,我还是一样的一个人。

    我不开心。

  • 我发现我射猎了太多的事情,而它们也正商量着压倒我。不由得让我困惑。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生活,为了追求一时的快感,还是为了让别人获得一时的快感。我还是故步自封,我还是没有前行。我应该怎样继续余下的路,似乎已经没有快乐,因为我的时间有限,我怎么能把时间分配得如此合理,而我却疲惫不堪。是不是要放弃一些?我27了,也该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了,该死的责任心,在侵蚀我。

  • 木生火,火生土。 木离不开土。
  • 你真讨厌,我要说。是你又让我陷入了迷局,而我讨厌迷局,而我总给自己加个迷局。哪怕真的不存在迷局。

    你也讨厌,我还要说。我的混乱,和我无法继续手头的事,都因为你曾经的言语。

    让我会想。

    你也讨厌,我最后说,说的就是你。谋害我。

  • 真够垃圾的,这时间不紧不慢。

    真够金黄的,黄灿灿的。

    你以为我在说什么?这就是生活,这就是生活。

    玛丽的音乐盒。

  • 我又梦见了我不想提起的人和事,这让我痛苦。

    心情糟糕,我是个穷鬼,面对金钱和情感。

    真不让人省心。

  • 完成

                        

    未完成

                        

  • 血管编织

  • 我跪倒在海水面前

    这流逝的海水

    它带走了母亲的希望

    儿子的固执

     

    我伟大的母亲啊

    你的儿子

    正在海洋的另一面

    思考他过往人生的意义

     

    虔诚的信徒

    你带走了母亲的儿子

    母亲的眼泪变成了海水

    你满身伤痕

    蛰伏在丛林

     

    你再也不相信任何人

    是朋友也是杀手

    为了明天

    你再也不相信任何人

     

     

     

    我看见你了

    美色的月亮

    我在看书

    你的光让字迹变得模糊

    我在喝酒

    我的酒遮盖了长路

    我没有和你对话

    美色的月亮

    因为我永远爬不上

    飞向你的宇宙飞船

     

  • 是的,我会听你的声音,一辈子,在心最近的地方。

    可是,我再也高兴不起来,

    自己在和自己玩。

  • 我能做的
    仅是把你的声音嵌入我的皮肤
    如此而已

  • 我录了悲伤的汽车呜咽而过的声音,我录了行人哭泣的脚步声,在今夜,我的朋友只有我的录音机。这些只是我心里的故事,他们其实很开心,不像我这个融不进环境的外来人。我是我的悲伤,我的无奈。我的不开心来自我的孤独,我的孤独来自我无聊的现在,悲哀的过去。我是游荡的孤魂,和我手中的录音机。还能说什么呢,我甚至画了我最不愿意画的东西,在我的本子上,现在我一打开本子就见到了我最想见到的东西,让我痛苦没有终点。我是自找苦吃的自得其乐,我是自得其乐的自讨苦吃。洒水车洒下的,是我还没有干枯的泪水,这座城市的泪水,被碾压,被四溅。

    我的感受无人能全知,我的月亮是绿的。

  •                                          

  • 回到原地。困惑的我不过还是在一个圈里。

  • 没有破灭的,都不叫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