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没有破灭的,都不叫梦想。

  • 在我还在为生活苦恼的时候,拿到了《菊》。

    《我很内向》,《蛋》之前我都看了,不错的篇幅。不过因为不是第一次看,给我的冲动还是没有《夏日记事》那么大,特别喜欢地铁那一段。至于我的那个故事,大可不提。

    从去年底到现在,停笔了一段时间,对声音的研究也没有进展,生活开始混乱。我一直想理清楚画面和声音的纽带关系,如何能达到一个最好的协作,如何能在精神上给人以影响,进展不大。

    应该考虑的问题出来了,协调性以及如何把两方面发展好,才能达到目的。

    逆水行舟。

  • 这个命题其实是一个老笑话,源于那么多的电视性病广告。

    然而这也是个事实,抛开政治不谈,我国不举的人不在少数。数字可以说话,我偏不给你数字,给你一个个鲜活的例子,自己看报纸。

    我入不了佛门,也进不了道家。因为我欲望太多,我沉静不下来,这让我很苦恼。总是被自己设的局圈进去,泛滥感情,最终无益。有些事被一针见血,可是怎么能说变就变呢?这个大问题,是最大的问题。我想看清生与死,也许这样才能渐入佳境,能抛弃我的那些七情六欲,渐渐安心。平静平静。

    读这些文字无益,因为不过是些宣泄。只希望,能通过写出这些排泄物,能把烦恼真如粪便般抛离身体,以平静养平静。

    朋友说:你虽然嘴里这样说,可实际心里不是这样想,你还是会真情实意,最终换来自个儿的伤痛。

    好吧,就算她说对了。

  • 我不知道怎么说好,我觉得我正在被冷遇,被时代冷遇,被社会冷遇,被你冷遇。

    我的疑心病越来越重了,这是严重的心理疾病和后遗症,我知道原因,我知道。无法拯救。我就是一个自己折磨自己的人。写这些可笑的文字,折磨以后的自己。

    我不愿意把话说得太明了,就像不愿意捅破窗纸一样。总是自己骗自己。

     

  • 也许我们从来没有过少年

    虽然我们也有过17岁

  • 本来标题是新年的,不过错成了信念。也不错的两个字,就这样,坚持吧。

    年终总结:许多计划的事没有做,许多没有计划的事做得还不错。

  • 也许我的DR-1,在今年是拿不到了。

  • 会有进步,会有改善。朋友们!
  • 一个特别那个的节气。
  • 2008-12-08

    无题

    我对朋友说:60岁的时候我要像现在的滚石一样。
  • Blog写得很慢,但不代表我没在工作。新的故事画了好几页,今天完成了封面。还有一些其他的笔记,研究成果在慢慢变大。

    时间少。

                                     

    和肥罗相约,想做一些音视的东西,加入随机计算和动画,实现人机的同时操控运行。

    暂定以Sinopix的名义。

                                      

    过两天我会上传新画,还有新的patch。

  • 只是为了证明我还活着。

     

     

    还有就是,梅兰竹开始动笔了,恩,我很忙,我很慢。 

  • 龙二的奶奶今天过世了,一个让人伤感的消息。我想起了我奶奶的过世,同样是一个充满眼泪的经历。逝去的人会在天堂看着我们这些后辈,我们快乐他们也快乐,太多的牵挂,我想他们也不愿意。老人总是无私的付出,给了我们生命来挥霍,他们珍惜的,正是我们挥霍的。

                            

                            

    只是去年画的两页,以此怀念。每次回顾旧作,这组漫画都会让我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苦楚。

    逝者安息,生者努力,那些在天堂的眼睛,会保佑我们。

    龙二,这组画是给你的,也是给我的。

  • 让pd发声的时候我兴奋了,原来拿max的说明加pd自己help也可以做到这些。嗯,慢慢来慢慢来,现在开始庆幸当初买的是这台笔记本,并后悔没有弄pro了。

    画了新的故事,单页。尝试用了icomic软件,不顺手,还是全手绘好玩。画完后发现故事越来越无厘头了,开始不像开始,结尾不像结尾。等这个故事发了后,肯定会有人说:“嘿,这笑料绝了!”,也会有人说:“下一页去哪里了?”,唔唔,其实就这一页,慢慢品味吧,超级电脑游戏!

    《动物森林》给忘了,画了三十页就因为其他事搁置了,结果一搁置便无法继续,我的雄心在事实面前不堪一击。我会说,我要画完它,然后补充一句,总有一天会结束,再补充一句,也许吧。

  • 原来你的灵魂就值那么点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