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非音乐41期到手了,有我的小画儿,以及一段文字。哇哈哈哈。

    谢五折大师。

  • 昨晚三点才睡,今天一大早就起床去上班,精神不好。不过很开心,因为知道,还有那么多朋友挂念我,和我站在一起。从城市的中心一同向四面八方奔跑,占领每一寸土地。

    有人要结婚了,有人已经结了,有人要离婚了,有人已经离了。突然发现过去的事情就像在一分钟内同时爆发的。那么,如果生命简单到一分钟,你会做什么?

    我买了许冠杰的压缩电影,这几天就慢慢看了。

  • 五摆五折兄寄来的的杂志收到了,很犀利。表示感谢!

     

               

               

                

               

  • 井泽广美

    我拿到了《古谷实杰作选》1、2。我喜欢《去吧!稻中桌球社》,我喜欢井泽。这就是我想说的。

    去死去死团诞生!

    所以我现在不再是犬丸,是井泽犬丸。

    这可是个牛逼的人物儿,拥有变态的想法怪异的长相毛笔儿发型漂亮的女友。其实我的摩托车头盔新发型也不比他差多少,只是可怜的井泽犬丸还继续在孤独的宇宙航行流浪中。

    去死去死!

     

                                                                                                               

  • 我又写字了,不错不错。有毅力!

    单位活动回来,我看完了古谷实的庸才,然后开始画画。这是三件事,分开说。

    话说两年之后的某日下午,在阳光灿烂的五百里湖边,我又捡起了遗忘很久的篮球,挥汗如雨了一把。终于体验到什么叫做年龄不饶人这句话的深层含义。对于我这种一直独身的大龄青年,篮球确实是一种痛并快乐着的游戏。身体扛不住了呀。

    我也发现自己不是个漫画迷,并且知之甚少。因为昨天我才看完了《庸才》这样的好作品。也许是我的懒惰和接受能力的偏差,对这些个好东西总是擦身而过;又或者,漫画对于我,只是一种表达手段。我更宁愿是前者,因为我真的固执的喜欢这些个纸上跳动的小人儿所表演的每一出剧目。感谢五摆五折大师的推荐。

                               

    我又开始摆弄这些个小方格子,讲述我曾经的一个梦,这回会是个简陋的恐怖故事,等着瞧吧!我也好久没贴漫画了,恩,就明天吧。明天上一个忘了发过没有的半年前还有余的小故事。朋友们,继续等着瞧吧。

     

                                                                                                               

  • 刚才母亲回家在外面敲门。敲了很久,门铃也按了很久。我和父亲都没有听见一点点儿声响。

     

                                                                                                               

  • Robert Crumb,双龟会皮埃尔兄推荐的牛X人物儿,怕忘了先在这里记录下来。还有叫comic studio的软件。

    我说要画一个关于昆明的漫画,今天终于敲定了情节,故事起源于一个早前和朋友合拍的短片(可惜这个片子胎死腹中)。最近又要开始忙了。

    它不是能让你摆脱困扰,丢掉牵挂的圣地,它只是一座城市,一座能让你找到自己的城市。如果在这座城市你依然迷失,那你就真的无药可救了。

    我总是停不下来,更多的想法,更差的技法。

     

                                                                                                               

  • 偶尔想念,这样很好。

     

     

     

    新作会尽快与大家见面。

     

                                                                                                               

  • 突然间生活就这么消失了。

    是不是我再也不会有追求了?

     

                                                                                                               

  • 在发型星球短暂的停留,犬丸大人改变造型,他说:“我觉得我像一个希腊青年。”其实,只要我们还年轻就好,做更多没有做过的事。

    只要我们还年轻,只要我们还年轻,老了也无所谓。

     

                                         

     

    希腊青年,希腊青年,希腊青年,哦耶!

     

                                                                                                               

  • 说是致敬,其实就是恶搞。就是这样。

     

                                                                                                               

  •  

     

     

     

    七天

     

    不一定——扶桑鹊

     

     

    晚归

    皮下脂肪                                  不手术    下

    香    升    缭绕    烛

     

     

     

     

     

    归来              否离去

    白发化古

     

                                                                                                               

  • 宇宙情人儿,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犬丸爱你,宇宙情人儿,宇宙明星。

     

                                                                                                               

  • 这是幸福青春的人工沙滩,和下雨作祟的天气。

                                    

    温和的阳光和温暖的心情,不再犹豫的孤山不是孤独,沙滩冰淇淋。一切的一切,应该如西风缥缈远去,然后驻留精华在海底的沙滩上。应该篆刻上一些什么,这是拯救世界的犬丸大人,在拯救自己的私生活。

                                     

     

     

    其实是,愿老人不要太痛楚。

    补:原来,Sonic Youth的演出是明天,在北京……

     

                                                                                                               

  • 4月20日将会带着遗憾到来然后离去。我曾经和他们相距半个地球,现在即将相距三千多公里。仅仅是三千多公里啊,我还是没能见到他。Sonic Youth,将带着我的敬仰来到这个古老的国度然后离去。我相信,将到来的那一晚,他们会用他们的方式操每个在场的听众的耳膜,他们会掀翻剧院的屋顶……当然,这只是幻想,仅此而已。也许他们只会带来一些温柔的歌曲。

    曾经错过的:百老汇猫剧The Cat,Rolling Stone乐队,Placebo乐队,Suede乐队,Dirty Three乐队,吉田达也(那一次紧紧相距60公里,只因为我晚知道这件事一天,失之交臂)……不数了,不数了。只是很奇怪,这些我奢望的幸福,都一点一点的在我离开北京后发生了。

    Sonic Youth,什么时候能了此心愿?